淮衣

谁家酿醇酒,尽醉淮衣巾。

今年冬天可冷啦。
光秃秃的枝桠兜不住落下来的雪花,
口袋里揣着你誊抄的小纸条,
说话的时候哈出一团白气,
完美错过你会微笑的眼睛,
仙女说她不需要爱情,
可你说她需要你。

飞鸟掠过树间

惊起蝉声叠叠

老旧的木门吱吱呀呀没个停歇

此处应有暖风浅浅

还有你读诗的声线

温柔而缠绵


萤火明明灭灭

月光有些失眠

卷脚的书页停留在昨天那一页

此处应有缱绻岁月

还有你薄薄的唇线

亲吻的感觉


你唇角弯出的浅弧

你眼角笑出的纹路

你英挺凌厉的眉骨

你好看的侧脸角度

胜过我爱的一切岁月朝暮

春末夏初


你的目光是月光淌在银色河面

你的笑容是蔷薇开在雨天长街

你敞开双臂拥抱我的整个世界

我犹豫不决

却又心心念念

宇宇和青的夏

原曲:星星和雨的夜


忽至的夏天                              

向日葵灿烂一如昨年

微风吹起书页

晾衣架上的球衣突然不见

耳钉衬衫篮球和运动鞋

翻一页

记忆和时间

停留在那眼

大戏的惊艳


上下铺的朝夕面对面

拥抱时的气息和缱绻

如同烈酒的甘甜

发酵成想念


下大雨的长街

飞鸟划过青天

一起走过的夜

萤火明灭

能看到星星跌落眼里的碎片


下大雨的长街

飞鸟划过青天

昏黄街灯下影子重叠

一起等下一个季节的雪


城市的夏天

聒噪的蝉鸣一如昨年

读诗的声线

萦绕在耳朵边温柔而缠绵

眉骨鼻梁下巴还有唇线

翻一页

记忆和时间

停留在那年

考场的初见


午后细细的亲吻流连

尚有余温的额头和肩

连同微凉的指尖

让岁月成茧


下大雨的长街

飞鸟划过青天

一起走过的夜

萤火明灭

能看到星星跌落眼里的碎片


下大雨的长街

飞鸟划过青天

昏黄街灯下影子重叠

一起等下一个季节的雪


一起等下一个季节的雪

入戏

原曲:青花瓷

 

黄昏骤雨掩去了隐约的清笛

南柯转醒雨停歇月色白如洗

灯下披衣笔锋走你眉目清晰

一如初见油彩下的清丽


月袖青衣敛了目唱离合悲喜

咿咿呀呀不过是一出折子戏

你神情淡漠如昔

我却悄然入了你的戏


天青色等烟宇 而我在等你

戏外的你离去 我还在戏里

笔下勾勒拈花笑的清瘦身影

抵不过台上目光戚戚


天青色等烟宇 而我在等你

戏外的你离去 我还在戏里

梨园长廊不过是回眸瞥一记

望进我心底


高高墙院吟唱声远远入耳里

低婉冷清绕梁来那样的熟悉

岁月轮回戏台又高高的搭起

唯有凤冠霞帔不见青衣


时间反复冲淡了画纸的墨迹

梦中海棠依旧而折子再无戏

你面容模糊不清

唯有一双眸墨玉泠泠


天青色等烟宇 而我在等你

戏外的你离去 我还在戏里

淡褐醒目的泪痣藏了三世情

同我擦肩的三世朝夕


天青色等烟宇 而我在等你

戏外的你离去 我还在戏里

窗外海棠开了谢日沉了又起

无尽相思戏


天青色等烟宇 而我在等你

戏外的你离去 我还在戏里

淡褐醒目的泪痣藏了三世情

同我擦肩的三世朝夕


天青色等烟宇 而我在等你

戏外的你离去 我还在戏里

窗外海棠开了谢日沉了又起

无尽相思戏


致二次元男神

原曲:明日への手纸


蝉鸣 席卷整个夏天

你的声音席卷了 我的岁月成茧

牵牛花绕满街 街拐角能听见

你温柔缱绻 的声线


阳光 掉落整个季节

你的笑容掉落了 我的世界改变

爬山虎爬满墙 墙对面能看见

你爽朗利落 的笑脸


平生里 你的一顾至此就是终年

时间轴上点连成线

攥着线 我的南柯一梦没有终点

或许 曾在 人群里擦肩

默默无言


蝉鸣 席卷整个夏天

你的声音席卷了 我的岁月成茧

牵牛花绕满街 街拐角能听见

你温柔缱绻 的声线


阳光 掉落整个季节

你的笑容掉落了 我的世界改变

爬山虎爬满墙 墙对面能看见

你爽朗利落的笑脸


平生里 你的一顾至此就是终年

时间轴上点连成线

攥着线 我的南柯一梦没有终点

或许 曾在 人群里擦肩

默默无言


耳机里 你的声音流淌伴我入眠

永远笑意不减

就算是 构架坍塌世界角落被淹

你也还在 世界边沿


每一次 横穿过熙熙攘攘的街边

人海里的背影浅浅

不经意 我们就这样陌生地擦肩

虚构的 画面里 你目光流连

让我眷恋


未完待续

原曲:Friendship


那年春 晴光明媚转身即遇见

时针分针秒针偏离轨道 埋头往前走 身后已经是时光翩跹


日界线 轮回于昼夜的临界点

八分钟的温暖短暂缱绻

携磅礴的气势而来 穿越了漫长的光年 角落蔓延


微笑着 闭上眼

卡戎不再是唯一 而冥王星 不说再见

内心坚定就能实现

微笑着 闭上眼

沉寂的三年K班  日光倾斜 恍若昨天

嬉笑打闹青春成篇


那年夏 悠然品茗偷得半日闲

摇椅上的日子缓慢走过 阳光暖暖的 窗台上的风铃声浅浅


天真的 无畏的少女病很怀念

时间暂停后静止在脚边

风声渐息歌声消失 只剩下了谁的声息 沸反盈天


回忆起 你的脸

曾有你的天气里 所有一切 化作想念

深埋于过往的时间

回忆起 你的脸

以你为名的光芒 温柔绵长 无比耀眼

从云端落入心里面


抬起头 能看见

漫天的尘埃如同 断翼蝴蝶 默默无言

永远地沉眠于光年

抬起头 能看见

紧握信仰和笃定 心无旁骛 飞奔向前

有明亮的光在终点


清晰的 旧照片

陪你度过的岁月 这么多年 笑容不变

到世界终结仍眷恋

清晰的 旧照片

被你陪伴的岁月 那么久远 太过惊艳

只愿看到你的笑颜


只愿看到你的笑颜


心安

原曲:奏


大街上汽车喧嚣而过华灯初上

空气里夹杂着你声息 路过一段又一段

我侧脸贴着你的背 皮肤里渗进温暖

心跳声恍若擂鼓 眼里风景不曾淡


回想起那些年追着你从相知到熟谙

偌大校园里相互遇见 你以为的偶然

皆是我小心翼翼地布置好所有的开场

你微笑着把我划入你的生活 殊不知我情愫暗藏


飞鸟从青空里掠过留下白色痕迹 

日界线不断轮回 树木年轮在加宽 

洗手间的牙刷和水杯完美的摆向

伴随着你鼻息入睡 看你眉宇间渐朗

和你的心却是两条渐近线 无法交汇成光

趴在你耳边呼吸傻笑是唯一的念想

肆无忌惮揉乱你头发的念头漫过心房

无声等待寂寞渐染 侧头去看

你脸上是清淡模样


累积叠加的失落 看到你时悉数消散

西装革履递来烤红薯时却嘴角微微上扬 

路灯倾泻睫毛微颤 想开口却一直彷徨 

回头看见你云淡风轻 心情一直沉淀于时光荡漾


少年记事作为孤独的疤痕深埋于过往 

眼睛里却被温和清淡的笑意包揽

脚边酒瓶相互碰撞 唇齿间余留酒香

清浅夜色里树影重叠虫鸣渐响

靠着你闭上眼 沉静心安

爱情线紧握于手掌 

空气里夹杂着你声息 趴在你背上

我侧脸贴着你的背 皮肤里渗进了温暖

心脏的跳动声重叠在一起 嘴角笑容不曾淡


荒城

原曲:画中仙


深眠于岁月的城巷

我一人独守于这城南

沧桑的城墙上 是雕刻的时光

我倚着这流年守看

急雨和蝉鸣一直交错不断

却等不来你清晰的模样

白天黑夜冗乱 雨声开始漫长

我仰头看 视线被水墨色遮挡


旧巷青砖的长廊

地面光阴折转

我踩着小水洼摊开手掌

和掌心纹路对望

恍见你微笑脸庞

我伸出手臂悸动不安

耳边的雨声渐响

我朝你步履踉跄

指尖触上空气里的怅惘

不过都只是我的虚妄

思念在廊地上流淌

被雨水冲淡

急雨和蝉鸣一直交错不断

你却不曾路过我的身旁

白天黑夜冗乱 雨声开始漫长

我侧身听 水帘打碎掉落珠盘


旧巷青砖的长廊

地面光阴折转

我无声看廊下苔痕渐染

寂寞停留在耳畔

无措漫过了心脏

我环抱双臂缩成一团

耳边的雨声渐响

我笑得嘴角发僵

心知肚明等你只是痴想

不过都只是我的虚妄

任凭岁月无声碰撞

我独守空荒


旧巷青砖的长廊

地面光阴折转

我无声看廊下苔痕渐染

寂寞停留在耳畔

无措漫过了心脏

我环抱双臂缩成一团

耳边的雨声渐响

我笑得嘴角发僵

心知肚明等你只是痴想

不过都只是我的虚妄

任凭岁月无声碰撞

我独守空荒